王经纪人在旁边解释这“我们给或消极安排的工作室,让他进组去跟着艺人,这样更能熟悉清楚一个经纪人该做的事情,而且司机也是公司的,车子也是公司出的,都是经验十足的,相信就肯定是一场意外。

大伯才不会管这些解释,指着舒情的鼻子就痛骂道“我只有这一个女儿,我含辛茹苦地把这一个女儿拉扯这么大,当初他是做了一些对不起你们的事你们把他送到国外我毫无怨言,如今他回来了,就是想去霍云城公司找一个差事,我也觉得这样有所不妥,所以才会征求霍云城的意见把他送进了你的公司,可偏偏在你公司里还没有呆上两天时间人就出事儿了。

这件事儿,不管是换做谁的身上都会觉得这是一刻无法弥补的悲剧。

“大伯,你先冷静一下,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早,说不定还会有转机呢?”舒情只能好言相劝,现在他也是后悔莫及。

霍云城把大伯服在椅子上坐下来,把舒情拉到一旁认真询问起来情况。

“我问你好端端的,为什么让他去跟剧组?”虽说他并不理解舒情公司的内部结构,但是也知道跟剧组这种事情,不是经纪人该做的,而是一个助理的职责。

“发生这种事情,我比你更难过,更伤心,这是我们公司的安排,他只是一个新来的公司的职员而已,我只是公事公办罢了。

舒情并不觉得他做的一切有什么过错,只是觉得难处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,在他的身上,有些不太妥当。

“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霍倩,所以让他去你们公司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。

”霍云城情急之下说出来这句话。

“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,宁愿去不顾别人的生命?我就这么不堪吗?”舒情,实在想不通为何出了事第一时间他们不想着该如何解决,而是在相互指责对方。

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

舒情不在和他理会径直走了出去,来到手术室的前面看到王经纪人正在劝着大伯“霍倩福大命大肯定会没事的,你就放心好了。

几个人都在手术室门口等着,他们谁都没有离开。

手术整整做了一天时间,外面的灯才灭了,霍倩被人从里面推出来,大伯看到自己的女儿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模样,吓的浑身直发抖。

“医生他怎么样了,是不是还有生命危险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