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,突然间也不恨了,或者,放下了于两个人都是最好的选择吧。

“生日快乐。”他轻轻的笑,眼神里带着几许的真诚,静静的看着,良久,才道:“谢谢。”却有了一股子疏远的意味。

“还恨我吗?”

她摇头。

“不恨了?”

“不是,是我不知道。”

“呵呵。”他又笑了。

“笑什么?”

“不知道便代表恨已去了一半,是不是?”

他这人,有时候真的挺自大的,“那你说,你从前是不是也恨我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为什么现在对我这么好?”

他轻轻的笑,就是不说话了。

“你说……快说……”

相少柏又笑了,唇角咧开一抹微弯的弧度,他魅惑的看着她的眼睛,“其实,我是想要再给你一个礼物。”

“什么礼物?”眨着眼睛,她猜不到她有什么可以给他的了。

他突然手一带,引着她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,然后,她歪倒在他的身上,他的唇再度贴上她的耳朵,“今晚的最后一个礼物:是我自己。”

只是一句话,木菲儿的脸色已经绯红一片,也不待她说话,相少柏的手又是轻轻一带,拉着她翩翩旋舞在大厅里,她的舞一向都美,在他的带动下,更是说不出的优雅,很快就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。

舞美,加上人美,再加上她是今晚的寿星,木菲儿觉得自己要被人看化了,恨不得这一曲立刻结束,她也离他远远的,他就象是一种盅,既吸引人又会害人不浅。

男人的手压在她的腰上,“怎么,怕了?怕我不成?”

忍着心慌,她轻笑道:“不怕。”

“那一会儿跳过了这舞就去开香槟吧,请大家喝过了,也得散了,不然,真的太晚了。”

“好。”这一晚上所有的惊喜她真的都体会到了,但此刻,却只剩下了心的慌。

那一曲结束的时候,木菲儿只觉手心里都是汗,急忙的松开他的手,香槟和酒杯早就摆好了,酒杯摆成了金字塔,从最顶上的一杯倒下去,很快的所有的杯子便尽皆的有了酒。

吃过了蛋糕,再是泛着醇香的酒液,第一杯,她是全干了的,只谢每一个人给她的祝福。

那酒,很醇,很香。

她想所有的人都喝了,那便不会有什么事吧。

喝了酒,众人寒喧着,便开始一一的离开了,她的头也有些晕了,有些迷糊,有些莫名。

大厅里,渐渐的就只剩下了她和相少柏。

眼睛里都是氤氲的雾气,梦一样的感觉,相少柏送走了最后几个人。

三份礼物,每一份送给她的时候,都看到了她唇角的笑。

这是以前的他绝对看不到的。

回到大厅时,她一个人正站在水晶吊灯下,美的象是一幅画,只是,带给她的却是几许的孤单的意味。

风飘过,仿佛听到了楼上的风铃声。

相少柏缓缓走向大厅一角的钢琴。

白色的,崭新的钢琴。

坐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