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锦书缓缓转动脖子,“我......还活着吗?”

一张口,声音沙哑的不像样子。

“活着呢,好好活着呢,放心吧,你没事了......”

珍妮姐赶紧端来一杯水,“来,先喝口水。”

宋锦书太渴了,一口气将一杯水喝完。

“还要来点吗?”

宋锦书点头。

珍妮姐又给她喂了,半杯。

喝完水,送进hu才终于感觉,自己像是活了过来一样。

她想做起来,可是稍稍一动,感觉浑身仿佛是散架后重组了一样。

疼的她,想流眼泪。

“别动,别动,你现在得好好养几天。”

说完,又忍不住骂了一声:“厉卿川这个王八蛋,他妈的......”

她这一骂,让宋锦书一下子唤起了昨晚的记忆。

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。

“昨晚上......厉卿川是被人下药了吧?”

宋锦书认识厉卿川也有些年头了。

两人发生亲密关系,也不止一次,可是从来有像昨晚那样恐怖。

任凭她怎么叫他的名字,他仿佛都听不见。

那个时候,宋锦书只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在和一个人沟通。

他......特别的吓人,特别的可怕......

现在想想,都觉得心有余悸。

不过,宋锦书到没有怪厉卿川,毕竟,他被人下药了,她也不知道......

只是,这样的事,宋锦书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。

“他......怎么样了?”

珍妮姐骂骂咧咧:“管他干嘛,哼......狗东西......”

宋锦书抬起手,握住她的手:“让你担心了,昨晚上一夜没睡吧,黑眼圈都出来了,你别管我了,快去睡一会......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