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天之中干了这么多事,苏翊累的不行,回到浅水湾后躺到床上就睡了。

厉圣爵洗完澡出来,床上的女人已经睡着,她的头发比之前长了一倍,又黑又直,无比柔顺,有次带着她出去,有人在没看清她的真面目情况下邀请她拍洗发水广告,虽然被厉圣爵一口拒绝,不过被他高兴了一路子,他看上的女人果然哪哪都好,连头发丝都是如此的优秀。

墨发铺陈在洁白的枕头上,遮盖住她小半张脸,长睫如蝴蝶翅膀一般微微闪动,挺巧的鼻子,圆润可爱的鼻头,嘴唇又软又润,让人忍不住一亲芳泽。

他把她的头发向方便撩了一下,露出她白皙脸庞的全貌,真不敢想象,他们彼此相爱已经七年了。

今晚她跟他开那个玩笑的时候,他怔了一下,感觉时间没有那么久,回来的路上细细算了算,真是七年了。

都说七年之痒,可是他完全没有任何厌烦的感觉,相比从前,他好像更爱她,更舍得不她受一点委屈。

房门“吱嘎”一声被打开,念念抱着一只小熊毛绒玩具蹑手蹑脚的走进来,本想趁着爹地妈咪睡着偷偷爬上他们的床,走近一看,爹地竟然还醒着。

他尴尬的冲厉圣爵笑笑:“爹地!”

“你弟弟妹妹那么小都不跟爸爸妈妈一起睡,你这么大了还跟我们一起睡不害臊吗?”

念念撇撇嘴,感觉今晚没戏了,抱着玩具往回走,谁知厉圣爵突然叫住他,掀开被子:“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!”

念念马上展开笑颜,一骨碌爬上主卧的大床,睡在了厉圣爵和苏翊中间。

“小心点,别碰到你妈咪!”

“知道啦爹地,我已经躺好啦!”

念念忽地响起什么,睁开眼睛,对准备关灯的厉圣爵说:“爹地,我们同学都有姐姐,我也好想要个姐姐啊,要不,你和妈咪帮我生个姐姐吧!”

厉圣爵额头显出几条黑线,纵使他本事再大,这个还真办不到。

“弟弟妹妹不好吗,为什么还要姐姐?”

“弟弟妹妹太小了,不能跟我玩儿。我想要个姐姐跟我一起玩儿,那样我玩游戏就能赢过大壮啦!”

“做人不能太贪心,我们有弟弟妹妹,已经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了。何况你妈咪也不能再生孩子,生孩子太疼了,你妈咪会受不了的!”

念念懂事的点点头:“我不想让妈咪疼,我不要姐姐啦,何况我已经有个姐姐啦,那个人就可可,她虽然不是我的亲姐姐,但是对我很好,上次去凤凰山,她带我了好多地方,还给我买会叫虫子玩儿……”

念念巴拉巴拉讲了很多关于可可的事情,讲着讲着不知不觉的睡着了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