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晋南端起酒杯跟于向东碰了一下,于向东开心地一饮而尽:“没想到,有一天我们能坐在一起喝酒啊,从入伍第一天开始,我就觉得你是我的竞争对手,想着你不过是接你爷爷的东风,结果没想到你还真有点东西啊。”

因为喝了点酒,话也变得格外多起来。

回忆过去种种,还是满是热血和冲动。

其他几人也跟着有些动容,平时都是沉稳冷肃的,这会儿却高谈阔论着过去。

最后,于向东放下酒杯,勾着周晋南的肩膀:“我要回去了,你可能不会知道,边境又出问题了,我已经申请回原来的单位。”

周晋南愣住了,连闫季川也没想到于向东最后会做这样的选择:“你想好了?”

于向东眯眼,眼中带着光:“大丈夫,不就该舍身报国,金戈铁马护我家园?”

说完拍了拍周晋南的肩膀:“你是不行了,你现在有老婆孩子,还是好好在省城待着。”

周晋南没吱声,其实如果真有需要的那一天,他们在座的这几个,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回去,回到原来的单位。

原本只是新年聚会,最后却喝得热血沸腾。

周晋南起身去厕所时,于向东勾着他的肩膀,走路带着摇晃地跟着他出去,两人又站在厕所门口聊起来。

于向东划了好几次火柴才点燃一根烟,缓缓抽着:“那事你先别跟许卿说,许卿要是知道了苏灿肯定知道,那丫头年龄小不担事,肯定会吓到的。”

周晋南沉默了一下:“她早晚都会知道,你真的想好了?”

于向东又吐了口烟圈,抬头看着满天繁星:“总感觉省城的星星没有咱们在西北时候看着亮,你说这是为什么?”

他避而不谈周晋南的问题,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这件事他也想了很久,最近才递交了申请,却始终没想好怎么告诉苏灿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