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千山拄着拐杖的手轻微地颤抖着。

半晌,云阁门掌门人田汉秋深呼吸,“楚大侠,请高抬贵手。”

楚尘呵了一声,“你们对何雨,有高抬贵手吗?”楚尘的眼神陡然间冰冷下来,扫过众人,“如果谁狠不下心来自废武功的话,我可以代劳。”

宋颜没有进来,还在外面等候。

楚尘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。

忽然地,楚尘一抬手,一根银针飞出。

门口方向,一道身影应声而倒。

有人想趁着楚尘不注意,偷偷逃离出去。

痛苦的声音回响起来。

“何雨之事,是我这个掌门人的失职。”田汉秋站了出来,“我愿意承担责任,自废功夫。”

说完,田汉秋一掌拍向了自己的胸口。

一口鲜血喷涌而出。

田汉秋顷刻之间宛如苍老了很多岁,趔趄了后退了几步,跌坐在了椅子上。

“还有你们呢?”楚尘看向了其他人。

田汉秋抬起头,“你……”

楚尘目光落在了任千山的身上,“老人家,这么一大把年纪了,偏偏还对一门剑法如此痴迷,该回家好好颐养天年了。”

任千山拄着拐杖,身躯在颤抖,目光看向了李剑行,“剑行,念在师傅含辛茹苦将你养大成人,并且传授你武功的份上……”

“要废你功夫的人是我。”楚尘淡声说道,“与其余人无关。”

李剑行的眼神也落在了任千山的身上,神色复杂,可当他看见何雨,想到何雨的遭遇,李剑行没有再说什么。

如果楚尘没有来,今天被废武功的,就是他跟何雨。

任千山的神色流露出绝望,看着楚尘,他倒是想拼一拼,可是,他也太过清楚自己与楚尘之间的实力差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