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叔叔,这件事是个意外,以后,我会保护好苏叶,不会再让她受到伤害的。”林漠谦抢答。

苏叶惊讶地看过来。

可苏学文却道:“林总,怕是不合适的。我们苏叶年纪不小了,迟早要嫁人的,而且您……不也有要等的人么?”

林漠谦语塞。

他没资格挽留。

可,他为什么会心痛?

“爸……”

苏叶笑了笑:“我喜欢这份工作,南川市也是我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,我不会离开的。”

“如果,你和我妈觉得累了,不如换个环境休息,想我,再回来。”

苏叶看向父亲。

苏学文一脸心疼:“我和你妈在哪儿都一样,关键是你……”

苏叶知道父亲指的是什么,可她有不能离开的理由。

不是因为爱。

而是因为,恨。

“我都很好的。工作顺心,老板给钱,父母疼爱,孩子懂事,没人比我更好的!”苏叶笑道。

苏学文叹气:“可你还差个疼爱你的丈夫。”

“那个顺其自然吧。”

看着这对父女,林漠谦头一回意识到,原来还有事情不能用钱来解决。

苏叶,对不起。

接着,苏叶在家休息了几天,就开始上班了。

之前误会澄清,同事们对她又亲近了起来,大家还准备了欢迎仪式。

而孟安康那边是接连几个晚上睡不着,总是梦见警察将他们父子抓走。

又是一个清晨从噩梦中惊醒。

孟安康洗了把脸,就去找孟远,谁知道房里竟然没人。

“少爷呢?”

管家支吾道:“额,少爷昨晚就没回来。”

“什么!”孟安康一惊,掏出电话打过去!

可对方一直无人接听。

管家低着头,小声道:“少爷昨天好像说要去谈业务。”

或许别人不知道,但孟安康却知道这个败家子所谓的“业务”就是泡妞!

他立即赶到上次的高端小区,打开门,果然见孟远抱着一个女人呼呼大睡。

孟安康气得脸都青了!

一把掀掉被子,床上的两人惊得跳了起来。

孟安康这才看清,这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自己的女秘书!

“孟……总……”女秘书羞红着脸,捡起地上的衣服就往卫生间跑。

孟远尴尬至极,一声“爸”还没出口,就被孟安康狠狠扇了一个巴掌!

“孽畜!”

孟安康妻子过世也有多年,他始终未续弦,但不代表没有女人。

这个女秘书跟了他多年,人人都知道他俩什么关系,这要认真论起来,女秘书可是孟远的小后妈呢!

“爸,我……我错了……我,我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