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子默微微颤唇,心底那个狐疑了许久的事情好像忽然间有了答案。

都说他的生母是杜诗诗,但他并不觉得跟这位生母有什么特别的感情,甚至长得一点不像,而且每次杜诗诗跟他独处的时候,总显得有那么些不耐烦。

反而上次遇到的苏叶更让他有亲切感,而且他也喜欢苏叶的抚摸。

“不行,我一定要弄清楚!”

再说苏叶那边,次日上班就迎来了一位尴尬的客人。

“美女,我已经等了三个小时,人命关天,能不能让我见见苏总监,五分钟,不,三分钟就够了!”

方义拦住经过会客室门口的一个女职员。

“苏总监还在开会,请您再等等。”女职员一字不落地将苏叶的话传达,然后离去。

方义看了看时间,忍不住来回走动。

王青青被黄经义带走好几天了,连个音讯都没有!

他不敢轻易报警,毕竟黄经义不是好惹的。

黄经义说王青青把他害惨了,苏叶是什么人,也敢骗他去动!

方义纠结了几天,还是厚着脸皮过来求人了。

“咳咳,”周倩趁人不注意溜了过来,“我可以带你去见苏叶。”

就在全公司都以为苏叶是林漠谦的人的时候,她还堂而皇之地跟赵成业躲在办公室里喝茶聊天。

周倩可不能让她的男神被狐狸精勾引了,她这时候还就得帮方义。

敲了敲门,苏叶说了声“请进”,方义便出现了。

苏叶倒也没多惊慌,反而勾了勾嘴角,不咸不淡道:“方总这点耐心都没有么?”

方义肚子里都是火气,但此时求人,也只能低声下气:“真是抱歉,打扰了苏总监的雅兴,但我老婆已经失联好几天了……”

“方总是不是搞错了?我这又不是警察局,你找错地方了。”苏叶明知故问,给赵成业使了个眼色。

赵成业玩着手机,顺势打开摄像头,对着方义。

“苏叶,算我求你了,黄经义是个什么人,你还不知道吗?”方义着急过头了。

他认为苏叶经历过一次可怕,所以会同情王青青的遭遇。

可是苏叶已经不一样了。

她故意走到镜头前,问道:“你是说五年前,你和王青青给我下药,送到黄经义房间的那次么?”

方义哆嗦了,他不敢看苏叶的眼睛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