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,苏叶收到孟安康的短息,让她将林漠谦约去一个偏僻的大排档。

孟安康为了保障成功,亲自去监督。

瞧着他穿上衣服,还带上了望远镜,女秘书翻身问道:“晚上不回来了吗?”

想到成功之后,还有许多要处理的事情,孟安康点了点头:“要忙一夜呢,你早点睡吧,记得吃药。那可是专门托人从国外带来的新药,帮助你怀孕的。”

“知道啦!”女秘书现场吃了一颗。

孟安康这才满意地离开了。

可他刚走十分钟,女秘书就发了条短信。

不一会儿,孟远就来了。

“大宝贝儿,可想死我啦!”孟远脱了衣服就往床上跳。

女秘书却是一把将他推开,然后就这么走下来,从包里拿出一个小药包,风情万种地抛了个媚眼:“要不要试试这个?保证让你很强大哦。”

孟远接过来,往桌子上一扔,然后紧紧抱住女秘书:“我可不是我爸,还要靠这些个东西,我不用也能很强,很大……”

“是吗?那我可要试试哦!”女秘书双手勾住孟远的脖子,两人就倒向床上。

另一边,苏叶说是体验当地特色,找了家偏僻的餐馆。

两人坐在露天的桌子前,头顶上挂着一枚昏黄的大灯泡,蚊虫就绕着灯泡转。

林漠谦是从未来过这样的地方,微微皱眉,拿了桌上的纸巾擦了一遍又一遍。

苏叶道:“不喜欢?”

林漠谦停下:“没有,这里……蛮有特色。”

“什么特色,不过是平常老百姓的生活而已。我年少时经常在这样的地方吃饭。”想起当年跟母亲离开孟家,住在那狭小的老旧房子里时,苏叶的鼻尖是酸的。

如果不是林漠谦,她的生父就不会死,她和母亲也不会受那么多苦。

林漠谦握住她的手,心疼地说道:“受苦了,但以后,我只会让你过好日子。”

苏叶轻笑一声,抽回手,试探道:“别说我了,说说你,你有没有印象深刻的事情?”

林漠谦一愣。

他所有的深刻,都跟孟乔幽有关。

而今,他爱上了苏叶,便不能再说那些过往。

林漠谦摇了摇头:“没有,都是些忙碌。”

苏叶又道:“我们小时候喜欢模仿电影里的情景,最喜欢站在天台上,说些经典对白,然后假装把坏人推下去,你玩过没有?”

苏叶像是在开玩笑,嘴角咧得很大,到后面甚至有几分抽搐。

林漠谦的表情没有一丝波澜,他喝了一口水,道:“没玩过。”

苏叶的笑容收紧,登时有种想拍案而起的冲动!

他真是藏得太深了。

明明杀过人,却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!

“菜来喽!”老板端着盘子过来。

苏叶理了理情绪,递给林漠谦一双筷子,笑道:“先吃吧。”

可瞧着这些一点也不精致,甚至极有可能拌过地沟油的菜,林漠谦真是一点食欲没有。

可苏叶却大口大口吃得很香,还称有年少的味道。

不远处,二十几个有纹身,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年轻男人拿着铁棍过来,大声喊道:“交保护费了啊!”

老板一脸为难:“大哥,半个月前不是刚交了吗?”

“啰嗦什么!老子说交就交!”为首的人揪着老板的衣领。

老板一脸难色:“真,真没有了……”

“没有?哼,那就砸了你这摊子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