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安康假装好人,赶紧道:“这,这就有点不合适了吧?要不然,虎哥您先说第三个条件,这第二个,我们再缓缓。”

“第三嘛……”

虎哥故做沉思,然后邪恶的目光又将苏叶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分钟,才道:“第三,你得陪虎哥我睡几个晚上,这事儿,才算彻底过去了!”

“你!”苏叶怒了!

虎哥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种话!

摆明了不把孟安康放在眼里!

“虎哥,大家做生意的,讲的就是诚信,你收了我的钱,这事儿就已经过去了。”苏叶毫不示弱。

孟安康象征性的附和两句:“是啊,虎哥,咱何必跟个小姑娘较劲呢,喝酒喝酒。”

虎哥一把推开他,道:“老子做生意,凭的就是个心情!这三点,要是一个没做到,你个小娘儿们今天就别想出了这酒店!”

苏叶也不怕,硬气道:“有本事你试试。”

这里可这么多人呢,而且孟家也在,虎哥还敢来硬的?

可苏叶万万没想到,虎哥一挥手,这酒席上竟然好几桌都是他的人!

宾客们吓得都躲到一边,孟安康连个屁都不敢放。

不等苏叶惊讶,就有人抓住苏叶,并且压着她的脑袋,往虎哥胯下送。

苏叶抵死反抗,大喊道:“叔叔,帮帮我!”

孟安康假意说了几句求情的话,可实际上站在原地,动都不动一下。

眼看着苏叶的头一点点逼近虎哥胯下,众人都敢怒不敢言。

虎哥得意地端起一杯红酒,慢慢品着,他就喜欢这种享受。

红酒刚到嘴边,却是被人夺走!

不等虎哥惊讶,脸上就狠狠挨了一拳!

直接将他打得倒在了地上!

几乎是同一时间,那些压着苏叶的人也被揍飞!

苏叶抬头,便看见林漠谦帅气而至。

她欣喜地过来,挽住林漠谦的手臂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老婆去哪儿,我去哪儿。”林漠谦对苏叶笑了笑。

说着,他拉过一张椅子坐下,拿起苏叶用过的杯子,抿了一口红酒,然后摇头道:“孟总,林氏平时给你们的东西少了么?居然拿这种次品来招待客人?”

孟安康尴尬。

这酒还次吗?

如果说其他桌上的酒差了点也就算了,这可是主桌呀!他专门放了珍藏的!可林漠谦居然还嫌酒不好!

孟安康只好赔笑脸:“让林总见笑了。”

林漠谦又道:“今天是孟总的生日,孟总请了南川市大大小小这么多人,怎么偏偏没有我?”

“我这不是怕林总您忙吗?不敢叨扰。”孟安康弯着腰,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。

可林漠谦却道:“那苏叶怎么来了?”

被点名,苏叶一哆嗦,赶紧道:“我,跟孟总有点生意往来。”

“是么?可林氏跟孟家的生意向来有专人打理。”林漠谦拧眉。

苏叶一愣。

他该不会发现了什么吧?

亏得孟安康机智,他道:“哎,不瞒林总,我跟苏叶也是偶然遇见的,跟您一样,我也误以为她就是乔幽……”

林漠谦眉头一挑。

孟安康继续道:“这人啊,年纪大了就容易怀旧,我也就当苏叶是亲侄女了。”

这个解释合情合理。

林漠谦也就点了点头。

可一旁的虎哥不高兴了,这林漠谦居然没把他放在眼里,还坐着跟人家聊天!

“哼,手下败将还敢在这儿逞英雄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