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!”杜诗诗沉不住气。

杜丽雯倒是惊讶了:“十个亿都堵不住你的嘴,你胃口还真大呀?”

苏叶笑道:“爱情无价嘛。”

说着,推开杜诗诗,就下楼。

而几乎是这一瞬间,杜丽雯忽然附在杜诗诗耳边,小声一句:“为了打败她,你得付出点代价。”

不等杜诗诗反应过来,杜丽雯伸手一推,她便张大着嘴巴,从楼梯上滚了下去!

“啊——”

屋子里都听见了这一声惨叫。

当众人赶过来的时候,只瞧见杜诗诗倒在地上,表情痛苦地呻吟,而苏叶则站在楼梯上一脸惊讶。

杜丽雯和林如曼站在她的身后,惊恐着表情,迅速冲下来扶起杜诗诗。

杜丽雯一脸仇恨地看过来:“苏叶!你好狠的心哪!居然想杀人!”

苏叶惊讶,她摇头:“不是我!我已经下楼了,她在我后面。”

苏叶望着林漠谦的眼睛,希望他相信自己。

可杜丽雯继续抬头,道:“我亲眼看见的,这还能有错?苏叶,你别狡辩了,你就是见不得诗诗好!”

“妈,漠谦,你们还维护她吗?诗诗都被害成这样了!”杜丽雯双眼含泪,抱着杜诗诗哭得那叫一个伤心。

杜诗诗清楚姑姑这么做的目的,于是眼睛一闭,哼哼得更加凄惨。

林如曼难看了脸色,一直没说话。

她跟过来的时候,其实看见了杜丽雯将杜诗诗推下去。

虽说,杜丽雯是站在自己这边,帮着加料赶走苏叶,但到底是她推人的,林如曼这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所以也就不肯声了。

林漠谦看了看苏叶,然后道:“赶紧将人送医院吧。”

佣人们便忙活起来。

杜诗诗被抬走的时候,还眯着眼睛抓住了林漠谦的手,晕晕乎乎的样子喊着:“漠谦哥,我好疼啊……”

那样子可怜兮兮,任谁见了都会心疼。

可唯有苏叶瞧了,委屈到不行。

杜丽雯借机道:“漠谦,你陪诗诗去医院吧。她需要你。”

林漠谦看了杜诗诗一眼,然后推开了她的手,道:“小婶,你是她最亲的人,你跟着去才是最好的。”

“我……可诗诗到现在想着的都是你呀!”杜丽雯给林如曼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也帮着劝走林漠谦,然后她们好集中对付苏叶。

林如曼张了张口,终归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她是想赶走苏叶没错,也曾多次为难过人家,但这种伤人嫁祸的事情,她可是从来没想过。

见林如曼不肯声,杜丽雯再次将杜诗诗的手塞进林漠谦手中:“漠谦,你赶紧陪诗诗去医院吧,这事儿可拖不得。”

“你们还愣着干嘛?赶紧将人送过去。”林漠谦一声令下,顺势推开杜诗诗的手。

可谁想,杜诗诗还挺用力,就是不肯松手。

林漠谦用力点力气,才掰开她的手。

杜诗诗气恼,要不是她现在装昏倒,真要跳了起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