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小狸夺过话筒,大声喊道:“我不接受!我只接受我妈妈苏叶颁奖!”

尾音刺耳,响彻整个礼堂。

众人又是一愣。

妈妈,苏叶?

到底怎么回事?

苏小狸看向苏叶,道:“妈妈,你上来,跟爸爸一起给我颁奖好不好?”

苏叶心动。

“子默,别闹,这么多人看着呢。拿了奖杯,到太太奶奶这来,太奶奶有好东西给你。”林如曼赶紧哄他。

这闹得多难看啊!

可惜,苏小狸不是林子默。

他对林如曼没有多大的感情,就是不能让自己的妈妈受了委屈!

苏小狸亲自下台,牵起苏叶的手,上台。

这一下,让杜诗诗的脸简直没地方搁!

苏叶也挺直腰杆,捡起地上的奖杯,重新递到苏小狸手中。

她正好也借这个机会,让所有人都知道,谁才是林家的女主人!

这一波操作,看得台下人震惊不已,但该有的掌声还是得给。

林漠谦抱起苏小狸,往苏叶身边一站,一家三口真是太美好了!

杜诗诗站在舞台边上,敢怒不敢言,唯有双手死死揪着裙子!

颁奖结束后,是自助餐。

杜诗诗躲在客房里,呜呜大哭。

林如曼心疼地拍着她的后背:“孩子,委屈你了,这事儿是奶奶没有处理好。”

“不,不怪您……就,就是苏叶,她,她欺人太甚……呜呜呜……”杜诗诗抱着枕头。

“呜呜呜……奶奶,我真的太辛苦了,我都坚持不下去了……”杜诗诗越想越难过。

从她见林漠谦的第一眼开始,她就一直在失败的路上。

林如曼安慰道:“你可千万不能放弃,你放弃了,子默怎么办?你放心,不管多困难,奶奶都会帮你的。”

杜诗诗抽泣着抬头:“那,那如果我不是子默的妈妈呢?您还会疼爱我么……”

这么些年,她也实在是累了。

“傻孩子,怎么说这些胡话呢?你是子默的妈妈,这点永远变不了的。”林如曼安慰。

怎么她和苏叶都说这种奇奇怪怪的话。

“不过诗诗啊,你也要劝劝你爸妈,杜家做事也别太过分了,就说北方那几个项目抢得也太明目张胆了,别说漠谦,我都看不下去了。”

“单单这件事,漠谦不理你也是情有可原的。”林如曼叹气。

杜诗诗虽然不懂事生意上的事情,但她爸爸的性格,她还是清楚的。

回家后,杜诗诗跟父亲说了这个问题。

可杜富国大手一挥,怒道:“她懂个屁!半个身子都埋在土里的人了,懂什么生意?”

“你好歹也是个读书人,在国外度过金的!怎么还听一个老太太的话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有时间跟我说这些,不如找你姑姑去学点有用的本事,想想怎么把林漠谦抢回来!”杜国富白了眼,转身走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