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叶借口出去,赶紧给孟安康打了个电话。

对方一脸激动:“是不是成功了?”

虎哥可是业界出了名的没有败绩!

苏叶尴尬:“叔叔,出了点小意外……”

“什么!林漠谦没死!”孟安康觉得血压一下子飙了上去,赶紧从口袋里摸了药吃。

苏叶撒谎道:“叔叔,虎哥办事太张扬了,他,我怕他连累你,所以就终止了,不过林漠谦也受了重伤,正在抢救呢。”

听着电话那头沉重的喘息,苏叶硬着头皮继续道:“叔叔,其实最好的报仇,不是杀了林漠谦,而是慢慢折磨他。我有了新的计划,要把林氏变成我们孟家的!”

“哎,行吧,你可要注意安全啊。”孟安康不知道苏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但为了不让自己露出马甲,只能暂时敷衍。

苏叶顿了顿又道:“对了,虎哥那边,还要麻烦叔叔你帮忙说一下,钱他照收,我这一单就到此结束吧。”

孟安康挂了电话,又琢磨了半天。

苏叶不像是发现他欺骗的样子呀?那为什么又忽然终止计划了呢?

孟安康想不明白,但不管怎么说,他的计划不能停。

他立即给虎哥打了电话。

虎哥正在气头上,所以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:“老孟你特么介绍的什么客户?搞一半不搞了?这不是砸我招牌么?”

干他们这一行的,靠的可不就是口碑?

孟安康点头:“是是是,小丫头真是不懂事。这事儿被她搞砸了,还求着我来跟虎哥您要回一半的钱。”

“什么!”虎哥怒了。

进他口袋的钱还想要回去?这不找死么?

孟安康道:“虎哥消消气,我已经替您狠骂她了,这钱您是不能还的,好赖都是她自己造成的。如果丫头非要钱,这钱我来出!”

见虎哥呼吸顺畅了点,孟安康继续道:“不过虎哥,这事儿对您口碑可能真有点影响,我听说这丫头还找过其他公司,最后定的是您。”

“今天这事儿要是让别家知道了,那您不就成了笑话么?以后可还怎么做生意呢?”

虎哥一拍桌子,大骂道:“老子就知道这丫头不省心!哼!敢坏老子口碑的,还从来没有出生过!”

挂上了电话,孟安康这才满意地笑了。

苏叶,你也别想活得太久了。

苏叶这边,在医院尽心尽力照顾林漠谦。

看得林漠谦是又感动,又心疼。

可实际上,苏叶只是不想让他找来徐宁问虎哥的事情。

但终究是纸包不住火的,林漠谦总要见徐宁,问些工作上的事情。

于是,在某天苏叶累得趴在床边睡着的时候,徐宁恰巧来了。

林漠谦试了几次,想将苏叶抱上床,奈何他伤势未好,用不上力气,所以这目标就放在了徐宁身上。

徐宁一哆嗦,连连摆手:“林总,您确定不会杀了我?”

让他去抱林漠谦的女人?

这不是找死么?

林漠谦郁闷:“我要是能自己动手,还用得着叫你么?”

这……说得也是。

徐宁深吸一口气,硬着头皮上了。

只是双手还没碰着苏叶,林漠谦就喊停了。

“注意你的手,不准碰到不该碰的地方。”

“就算您同意,我也不敢。”

徐宁小心翼翼,仿佛在完成一项高难度的挑战。

他的手穿过苏叶的肩膀后方和膝盖窝,然后借用手臂力量,空着双手,秉着呼吸,一鼓作气抱起苏叶往床上一放。

短短几秒的动作,却已经然他满头大汗。

见林漠谦没说什么,徐宁才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