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美琴皱着眉头怪女儿:“你怎么能偷她的首饰呢?你差点因小失大呀!”

孟婉儿郁闷道:“你以为我想啊,但那就像是你看见一座金山,难道不动心吗?”

“动心也不能拿!我的傻女儿呦!你这是被苏叶抓到了把柄呀!接下来的日子可就难办了!你说你忍一时,那些东西以后不都是你的了吗?”何美琴叹气。

孟婉儿不悦:“我约你见面不是听你抱怨的,快给我想想办法。”

何美琴沉思了一会儿,道:“苏叶没有当着林漠谦的面拆穿你,而是私下警告,这说明,她要么是试探,要么就是没有证据。”

“既然没有证据,那谁会相信呢?所以,我们可以再赌一把。”何美琴靠近孟婉儿的耳朵耳语起来。

孟婉儿听得皱眉:“能行吗?万一失败了,那我们就真的前功尽弃了!会被他们以诈骗的罪名起诉的。”

何美琴道:“放心吧,就算失败,我也给你找好理由了。”

孟婉儿将信将疑,但还是照做了。

她回到林家,简单收拾了两件衣服,然后大半夜地出去住酒店了。

第二天早餐时候,林漠谦见孟婉儿没来,还问佣人,她是不舒服吗?

佣人也不确定,于是过去看了看。

不一会儿急匆匆跑过来,道:“林先生,不好了,孟小姐走了,只留下这张字条。”

又是一张打印出来的小字条。

孟婉儿那两个狗爬字实在是没脸见人。

只见上面写着“漠谦哥哥,感谢你这些天的收留,我走了。”

这话不明不白,却能让人产生各种遐想。

她是受委屈了?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

林漠谦立即让人去寻找,就连吃早饭都没什么心情了。

他说过要好好照顾孟乔幽的,而她的不辞而别,只能说明他照顾得不好。

同样的,苏叶也若有所思。

假孟乔幽的这一出戏,又要玩什么花样?

是自己昨天的警告过头了?还是她故意针对自己?

但不管怎么说,林漠谦都没有往苏叶身上想。

他还是照常上班,找人的事情交给了其他人。

而孟婉儿一觉醒来已经中午,她继续躲在酒店,待到天黑,才将自己包裹得严实,偷偷离开,然后跟个女特务似的,在公厕换好平时的衣服,假装游荡街头。

而且这街头还是林漠谦经常出入的地方。

躲在暗处的何美琴悄悄跟女儿通话,然后看准了林漠谦的人过来,立即命令买通好的几个人,冲出去佯装无业游民调戏孟婉儿。

“小妞!一起玩玩吧?”几个演员上来就拽人。

孟婉儿戏精上身,呼喊尖叫:“救命啊!你们放开我——漠谦哥哥救命——”

附近,林漠谦的人想听不见都难。

他们迅速救下孟婉儿,然后通知了林漠谦。

林漠谦赶来的时候,既自责又心疼。

跟他们第一次重逢一样,昏暗的灯光下,孟婉儿一身白色连衣裙,蜷缩着坐在路边,清纯又楚楚可怜,直接勾起他的回忆。

孟婉儿看见林漠谦时,还欲擒故纵,扭头就跑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