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许久,母子俩才渐渐止住哭声。

这时候万馨瑜已经接受儿子已经死了,且马上要去投胎的事实。

而鬼婴见了母亲一面,又知道母亲很爱自己,也没什么遗憾了。

于是温欢年适时站出来,对鬼婴道:“好了,我现在就解开你身上的镇压,再送你去投胎。”

鬼婴应了好。

万馨瑜很是不舍,可她也知道这是孩子最好的归宿。

所以她只是沉默地站在一旁,然后一眨不眨地盯着儿子,想要把孩子的样子牢牢记在心里。

温欢年很快就解开了鬼婴身上的镇魂术。

鬼婴的魂魄飘在上空,慢慢变得透明。

温欢年取出自己的一缕功德,打入鬼婴的魂魄,道:“去吧。”

金色的光芒笼罩着鬼婴。

鬼婴的魂魄一点点变得透明,只剩下一团金色的光包裹着白色的光。

最后鬼婴要消失时,还喊了一声:“妈妈,再见。”

他又恭敬地向温欢年和叶远琛鞠了个躬。

之后金光和白光彻底没了,而他的魂魄也彻底消散。

万馨瑜在目送孩子走时,一直强忍着没有哭,因为她怕孩子难受。

直到亲眼看着孩子消失,她才软倒在地上,呜咽地喊道:“孩子……我的孩子……”

温欢年柔声安抚她:“你的孩子下辈子会衣食无忧,父母疼爱,健康长寿。”

万馨瑜捂住脸,喃喃道:“这就好,这就好……”

过了许久,她才从哀恸中回过神来。

她的目光落在被雷劈的肖秦竺和陆贝香身上。

“大师,他们这是怎么了?”她疑惑地问道。

温欢年道:“他们做了恶事,正在被老天爷惩罚。”

万馨瑜看着一道道雷劈在肖秦竺和陆贝香身上,看着他们皮开肉绽在地上打滚,只觉得解气极了。

她刚刚见识到温欢年的本事,已经知道温欢年肯定是很厉害的大师。

因此她毫不犹豫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道:“大师,求求您,一定要给我儿子报仇……”

她和肖秦竺本来就没什么感情。

尤其在得知肖秦竺出轨后,她就心灰意冷,一心一意只带着孩子,打算好好培养孩子。

结果没想到孩子早就调包了,她从小养在身边的,竟然是陆贝香的儿子!

这让她怎么能受得了!

她现在巴不得扒了肖秦竺和陆贝香的皮!

温欢年自然不可能接受她的跪拜,托起她的膝盖,道:“放心,这两人跑不了。”

“他们手里沾上了人命,肯定得坐牢。”

“而这只是法律上的惩罚,他们杀婴儿,又找道士使用邪术镇压婴儿的魂魄,现在已经得到反噬,他们最多活不过半个月。”

万馨瑜愣了愣,忽然大笑道:“好好好,这就是报应!”

她眼角还有泪珠,但她是真的觉得畅快极了。

恶有恶报,杀人偿命,她突然很感谢老天爷。

当然她也很感谢温欢年:“大师,谢谢您让我知道真相,也谢谢您帮我儿子……”

温欢年摆摆手,道:“这都是凑巧。”

万馨瑜千恩万谢。

顿了顿,她又道:“大师,我还有一个请求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