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青苍游戏发愣的看着韩坤三人。

刚才看向山洞之外,发现仍是黑夜,叶青苍还以为自己只是昏迷了一会儿而已,谁成想竟然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?

“是不是很惊讶自己竟然没有死?”

欧阳修文笑着问道。

叶青苍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。

以他眼前的这三个人的组合,他能活到现在,确实已经是有些出人意料了。

一旁,韩坤已经完成了定位。

“找到了,韩桥的信号在列布捏因斯基区,距离我们九百六十公里。”

“不到一千公里。”

叶青苍站起身喃喃说道。

“没道理啊?如果是二十四小时的话,苗星仁三人即便是带着孩子和白美菱,也应该能走出一千五百公里才对。”

“管它那么多干嘛?”欧阳修文笑着说道:“离近点更好,抢了小孩子,大家各回各家,到时候就看韩坤怎么选了。”

随着欧阳修文的话,叶青苍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韩坤的身上。

整个六个世家的修士,都是被韩坤的条件引到了罗斯国境内的。

几大世家不傻,都知道韩坤这明显是布下了一个局。

可他们又何尝不想趁机干掉几个其他世家的人呢?

就像死掉的万老三。

如果叶青苍没有杀了他,就凭他施展的龙象决秘术后的虚弱期,欧阳修文和龙星河也不可能让他继续活下去。

一场大戏,大家都是演员而已,修士之间,利益至上。

那些讲仁义道德的,根本活不到超凡期。

几人向外走去,挥手灭了火堆离开。

风雪中,叶青苍的声音疑惑传来。

“为啥我感觉我的脑袋这么疼?你们谁打我了么?还有我大腿,我没记得他们捅到我了啊?”

“你记错了。”

龙星河言之凿凿。

只是眨眼睛,四人已经消失在了夜幕之中。

…………

列布捏因斯基区的河边。

苗星仁正用小刀麻利的拆分着一只剥了皮的小鹿。

“韩铅华儿,你一直坐在哪里,好像个大爷一样,来帮着搞一下噻!”

“让女人干活,你还真舍得。”

韩铅华叼着女士香烟淡淡的说道。

而在他的旁边,则是抱着韩桥的白美菱。

这三人倒是还算讲究,此时韩铅华身上的貂皮大衣也披在了白美菱的身上。

只不过此时的韩桥却是已经双眼紧闭,陷入了昏迷之中。

一旁的李卫国捏着小韩桥的手腕,半晌才微微摇了摇头。

“这小孩儿是体虚劳累所致,虽然平日里表现的很坚强,但是毕竟是孩子,心智还不成熟,这几日见这些打打杀杀,应该是被吓到了。”

“吓到?”

苗星仁持着一颗树杈走上前来,将串号的鹿肉用力插进了地面之中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