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司烟不动,墨寒霆暴戾的又是一声怒喝:“滚!”

司烟目光触及墨寒霆止不住血的伤口,迟疑了一下后,起身,用尽全力拍击了墨寒霆一把。

她不能走,就算是为了孩子,她也不能让墨寒霆出事!

因为她击打的是墨寒霆的穴位,墨寒霆竟顺势就僵直了一下身体,靠在了沙发背上。

这女人竟然敢偷袭。

司烟看也不看他一眼,拉过他的手,放在自己的膝盖上,边帮他处理伤口边一脸严肃的道:“墨寒霆,你嫌我脏也好,讨厌我也罢,这伤口都必须要处理!”

可为了不让墨寒霆太过生气,以免两人又发生冲突,司烟缓和了片刻后又道:“就算你不喜欢我,不信任我,你也必须好好的、健健康康的……”

这话,让墨寒霆冷凝着司烟的眼眸猛地怔了一下。

可随即,他就摇了摇头,告诉自己,不可能的!

这女人就是个撒谎成精的骗子!

她若真的在意喜欢自己,又怎么可能一转头,就去私会男人,跟慕憬修搂搂抱抱?

这女人就不值得他相信!

等司烟帮他把伤口清理的差不多的时候,墨寒霆的力气也恢复了。

他一把拎住了司烟的衣领,将她整个人拽起,本想着把她扔回平房。

可想到她现在的身体有问题,万一她死在了平房,那她非但没有交代罪行,也没人能救司若了,那自己岂不是得不偿失?

他手一甩,将她狠狠的推到了沙发上,看着她狼狈的半摔在了那里,冷声道:“你少在这里用这些下三滥的招数,给我灌迷魂汤。你给我听好,我心里只有司若,把你留在身边,也只是要为司若报仇,我不吃你这一套,不管你撒多少谎,都休想骗我!”

他说完,直接叫进了门口的保镖,冷声道:“把这女人给我看好!”

他阔步离开了客厅,决定自己去医院处理伤口。

司烟低垂下眼眸,闭目,心中哀默。

她的心,也是肉长的。

所以,即便她那么努力的催眠自己,没关系、没关系,可这心却也还是会痛的。

墨寒霆出了玄关,转身关门的时候,目光触及蹲在沙发边的那道娇弱又孤寂的背影。

看着她默默将额头,抵在了沙发上的萧瑟模样,墨寒霆伸手轻捂着心脏。

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

只要看到她这副孤零零的样子,自己的心脏就会难受的发疼。

他很快就收回了视线,沉沉的呼了口气。

不能被骗,这女人是自找的!

墨寒霆来到医院做了检查,医生夸他伤口的紧急处理,做的很好,避免了他的伤口失血过多,而引起的危险。

听到这话,墨寒霆不自觉的又想起了刚刚那个背影萧瑟的女人,为了帮她包扎时,一遍遍被自己拒绝的样子。

他的心脏又是一阵沉闷。

他让医生给他开了检查单,想要查一下自己最近是不是心脏出了什么问题。

可拿到的结果,却是什么问题都没有……

之后,墨寒霆消失了近十天。

司烟则在房间里被关了十天,她并不知道墨寒霆又去了哪儿,只是听外面的佣人家长里短的时候,说起墨寒霆似乎是为了司若,出了趟远门……

司烟在这期间,也联络过小白。

暖暖在慕憬修的帮助下,身体调理的还算不错。

虽然依然每天都要受寒毒的折磨,但却并没有再发烧和呕吐。

而司烟虽然有害喜反应,但她却一直在强迫自己,为了孩子,要多吃……

这天下午,消失了许久的墨寒霆终于回来了。

他一进门,就望着司烟,语气里带着几分急躁的道:“换衣服,出来!”

司烟抬眸望向他,有些疑惑:“你要带我去哪里吗?”

此刻墨寒霆就强势的站在门口,身上得体的西装,衬得他身形挺拔修长,领口的扣子,一丝不苟的系到脖颈下,那矜贵的气质,直让人看的移不开眼睛。

墨寒霆并不想跟她说太多,只冷声道:“不要废话!立刻换好出来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